是司楠没错哒

春暖花开愿无人负。
感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这里司楠,透明文手。
不要企图让我画画不存在的灵魂画手
杂食党
谢谢各位喜欢~
转载请授权谢谢~(当然也没人会转载)
我是一位活在评论区的小文手
爱好不太多,可以找我聊天哒
企鹅号3035653838,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找我扩列
觉得头像好看可以去找一个叫柒凉的人~这位是我的头像画师
还有一位绑定画师是林子
叫司楠就好,也可以叫酱子
谢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LOFTER认证懒人
嘻嘻嘻

奶糖(1)

₩竹马设定
₩不雷就继续吧
₩私设巨多
₩希望各位可以在评论区给我提一些建议和看法
₩开始吧
1.
欲为第一次见到沐木是在5岁。
小沐木怯生生的抱住母亲的大腿,头微微的歪出来小声的问了句好,被欲为的妈妈狠狠的秃噜了一遍毛。
好,好可爱!欲为想着,向前方伸出手。
被自己母亲薅出来的沐木害羞的把手也伸出来,然后被一把抓住。
“我是欲为,你好。”欲为的声音清亮亮的,让人想到山间的清泉。
“沐,沐木,欲为哥哥你好。”沐木的声音还带着一点点奶气,欲为一瞬间就想起了今早从糖罐里摸出来的一颗奶糖。
小孩子的友谊建立起来总是很快,半块甜腻腻的糖果,一罐没开封的牛奶或者是一朵开的正艳的花朵。
何况欲为家的后院被欲为的父亲种上了一大片花,原因是欲为的母亲喜欢。
“沐木你喜欢花吗?”欲为坐在窗台上,看着下面乖乖坐在椅子上的沐木。
“喜欢吖。”沐木对着坐的高高的欲为笑了笑,嘴角露出一颗小虎牙。
“那以后,我也给你在后院种一大片花好不好吖?”欲为跳下来。
“好啊,说定了。”沐木抬头看了着比他高一点的欲为。 2.
两个孩子七岁了,是该入学的年龄了。
孩子们都习惯和自己熟悉的人坐在一起,欲为很自然的背着包就坐到了沐木左边。
“好了沐木,以后我就是你的同桌了。”欲为揉了揉头歪头一笑。
“欲为,以后就能天天见到你啦。”沐木有点害羞的说。 “什么,你再说一遍?”欲为把脸凑近沐木一点。
“我说,以后就能天天在一起啦。”沐木把头也往前凑了一点。
两人噗嗤一笑,正了正身等待下一个学生的到来。
3.
十二岁的他们,面临人生中第一次离别。
分到了一样的学校,却不是一个班级。
“没事儿,晚上我去找你。”欲为挥了挥手走进自己的新班级,还顺手揉了一把沐木的头。
“知道了。”沐木点点头,走进隔壁班级。
真是,明明就隔着一堵墙。沐木想。
欲为扫了一眼人,突然眼睛一亮,直直地走了过去。 “哟,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分这班来了。”欲为熟练的揽上对方的肩。
“嗯。沐木呢?”那人应了一声,下意识往前面看了一眼,熟练的甩掉对方的手。
“别瞅了,沐木分到隔壁班了。”欲为说,“你呢,老白呢?”
“也在隔壁班,你去看看?”那人笑着调侃。
“我可不敢,要不你去试试?”欲为不轻不重推了一下他。
“算了吧。”他耸耸肩。
--------------------
“起立!老师再见!”
“永远别见才好。”欲为小声嘀咕一句。
“你可别这么说,万一老师听到了呢。”虚伪的声音不算大,被埋没在了嘈杂的教室。
“哟,你娇妻在门口等你呢。”
“你家那个也是。”欲为起身离开。
虚伪耸耸肩膀,也起身。他从窗子看到了老白在走廊。
4.
初三,是一个容易情窦初开的时间段。
更何况,离中考不算这学期还有一学期的时间,让很多学生都以为可以肆意挥霍。
沐木一如往常坐欲为的自行车来学校,熟练的挥挥手走进班级。
然后就看到了一大罐幸运星和一张被压在罐子下的纸条,一看就是心思细腻的女孩所为。
沐木不在乎的笑了笑把罐子和信扔进书桌里,打开书本预习今天的课程。
毕竟即将中考,学习最为重要。
沐木不在乎,但是有人在乎。
“欲为你知道吗,有人给我送了一大罐幸运星。”沐木蹭着欲为的顺风车,而且蹭的理直气壮。
“底下还压着一张纸条?”欲为的声音有点冷。
“对,你怎么知道的?”沐木有点惊讶。
欲为再没出声。
沐木知道,他有点生气了。
“喂,生气了?我又不喜欢她。你吃醋了?”沐木憋着笑戳了戳欲为的腰。
“嗯,对,你怎么赔?”欲为还是觉得有一股气憋在胸口。
“陪你一个寒假怎么样?”沐木抱紧了欲为的腰。
欲为没回答,但嘴角的笑意开始掩盖不住。
那个女生的幸运星罐子和那封信,最后被欲为扔进了小区垃圾桶。
“你也不喜欢她,要它干什么?”欲为理直气壮的说。
“行行行你扔吧。”沐木没说什么笑嘻嘻的看着他。
--------------------
欲为是听到虚伪跟他说,才知道这件事。
那个课间,要不是虚伪拉着他,他可能已经冲出教室满学校的找那个女生了。
之后的一天,欲为都散发着即将化为实体的低气压。
虚伪是听到欧的白跟他说,才知道这件事。
“虚伪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看到我们班一个女生给沐木送了一罐幸运星诶。”欧的白小声的趴在虚伪耳边对他说。
“wtf?那欲为不就要被绿了吗?”虚伪表示震惊。
“对啊,但是我看沐木表情挺正常的。”欧的白担心的对虚伪说。
除了欲为沐木本人,全世界都能看出来他俩是一对,偏偏本人都不自知,都认为自己直的一批。
就算欲为天天会在虚伪面前喊沐木娇妻。
就算沐木天天在老白面前夸欲为多么好。
“放我走,我要去找虚伪/老白!”他们绝望的喊着。
5.
这之后的一个寒假,沐木彻底赖在了欲为这里。
“你看啊我们家离学校近,就让沐木住在我们这里吧,马上就中考了总不能让沐木回家花上一个小时吧?诶呀没事就这样吧,你们忙,沐木就住我家好了,诶诶诶,好,沐木为为从小玩到大,要什么钱,好好好,你们忙你们的吧挂了!拜拜拜拜。”
沐木在欲为的屋里听那屋欲为的母亲和他的母亲通电话,突然有种计划得逞的感觉。
欲为母亲本来喜欢沐木就喜欢得紧,而且欲为成绩中等,想让沐木顺便辅导一下,最重要的是沐木的父母忙的很,根本没有时间管沐木,而且本来两家就是极好的好友。
于是沐木顺理成章的赖在了欲为家里。
6.
然而第一个晚上,他俩就出了问题。
沐木平时都是十一点睡觉,来到欲为家里十点强制被按到床上睡觉,断电伺候。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抓了抓头发烦躁的坐起来,看了看打地铺的欲为有点愧疚。
“欲为。”沐木小声招呼他。
“啥事?”欲为转头看向沐木。
“没啥事,打地铺你冷吗?”沐木尴尬的问。
“娇妻你关心我啊。”欲为突然笑了一下。
“狗贼,我睡了。”
其实只要有一点光,欲为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沐木的脸有点红。
“晚安。”欲为说,转身把脸冲向沐木这边。
沐木没回答,欲为误以为他睡着了,就没再出声。
7.
过新年的前一天晚上,欲为的父母有事离开了,所以这个年只剩下沐木和欲为两个人过。
“ 沐木和为为
  我和欲为爸爸公司有点事,这个新年你们两个过吧,真对不起你来我们家过年还没有几个人。那我们先走了,祝你俩玩的开心。”
某天一大早沐木醒后,看到大门上的一张纸条。
“这么坑的?”沐木发出了绝望的嚎叫。
“咋了沐木?”欲为揉着眼睛走出来,迷迷糊糊的样子显然是没太睡醒。
“今年只有我们两个过年了。”沐木说。
“哦。你看春晚吗?”欲为走过去看了一眼纸条。
“你看吗?”沐木问。
“看那玩意干啥,倒计时听一下就不错的了。”欲为翻个白眼,没人能体会被父母摁在沙发上看春晚不看就滚去睡觉的感受。
毕竟小时候的欲为,是最讨厌睡觉的。
本着能跑绝对不走,能走绝对不站着,能站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躺着的精力旺盛的小欲为来说,睡觉是一件麻烦的事。
以前有一年的春节,守夜的大人们坚持不住,凌晨两点多就去睡了。
那年的新年,沐木也在场。
沐木睡得很早,大概九十点钟就睡着了,这个房子里还醒着的最后只剩欲为。
躺了一个小时后终于躺不住了,一骨碌坐起来,下地穿鞋披大衣轻手轻脚地走到书桌前写作业。
据他本人所说,写作业是一个消磨时间的好方式。
因为他不会一心一意只写作业,他会抽空画画,划拉几个无关作业的字或者发一会儿呆,插上耳机听歌画画最后作业一字没动这种事常有。
所以沐木早上5点醒的时候有点懵,看着坐在书桌前面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欲为大脑当机。
“你在干什么啊狗贼?”沐木光脚走过去伸脖子看了一下。
“不给你看,气不气。”欲为啪一下合上本子,回头看他,“叫我什么呢啊沐木?”
“darling,给我看看呗。”沐木笑嘻嘻地喊了一声。
“诶,没毛病,娇妻!给给给。”欲为把本子给了沐木。
第一页,是花海。
第二页,是夜空。
第三页,是一罐子糖。
“嗯……什么意思啊欲为?”沐木没看懂,单纯的觉得好看。
“美术班的作业,没啥意思。”欲为不轻不重的扯了一个谎。
“哦。”沐木打了个哈欠。“话说你怎么不睡了?”
“睡不着,新年明明是要守岁的,但是都睡着了,我不想睡,就来画画咯。”欲为说。
“现在我陪你吖。”沐木说,熟练的搬过一个椅子在他旁边。
“好啊。”欲为又翻开一页,涂涂画画。
------------
本来想写个短篇,最后想想这个可能会变成中短篇嘻嘻嘻
欲沐的第一篇文,希望大家喜欢
私设如山
不要上升三次,升三把你头切片,胸扯烂,腿打断!(hhh梗来自于群里的沙雕接龙)
新人司楠,请大家多多关照
不定期更文,学生党
感觉我好磨叽哦,好了,拜拜!
有缘再见(喂你滚)

评论(7)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