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司楠没错哒

春暖花开愿无人负。
感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这里司楠,透明文手。
不要企图让我画画不存在的灵魂画手
杂食党
谢谢各位喜欢~
转载请授权谢谢~(当然也没人会转载)
我是一位活在评论区的小文手
爱好不太多,可以找我聊天哒
企鹅号3035653838,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找我扩列
觉得头像好看可以去找一个叫柒凉的人~这位是我的头像画师
还有一位绑定画师是林子
叫司楠就好,也可以叫酱子
谢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LOFTER认证懒人
嘻嘻嘻

活下去

₩关于伪白的第一篇文
₩病患伪×病患白,不喜别看,不看拉倒
₩喜欢的可找扩列,企鹅号3035653838
₩也没人喜欢嘻嘻嘻
₩废话不说,私设如山,ooc满天飞
₩开始吧
1.
虚伪第一次看到他,是在一个令人厌烦的场所。
“我还有多长时间可活?”虚伪问医生,手上转着一把打火机。
医生无话可说,絮絮叨叨着那些已经被说烂的场面话,招呼护士给他扎上针之后转身离开。
他的病房里,来了一位新的可怜人。
名字是欧的白,比虚伪大三岁。
来的时候正巧赶上医生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有点好奇但处于礼貌还是没有问话。
虚伪觉得气氛有点尴尬。
“你好,我是欧的白,你是?”最后还是欧的白先出声。
“虚伪,你好。”虚伪挺惊讶,然后接受了欧的白和长相出入甚大的声音。
2.
“你想活下去吗?”虚伪问欧的白。
“我会活下去,我相信你也会活下去。”欧的白笑笑。
“我这样的人,活下去也没有价值不是吗?”虚伪回了他一句,声音有点哑。
“价值是要靠自己去创造的,活下去才能创造价值。”欧的白的声音有点大,震醒了窗外安睡的鸟。
“谢谢。”虚伪闭上眼睛,双手交叉放在脑后。
他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冲动。
他想看看,他们到底会不会活下去。
3.
“诶虚伪来陪我打会游戏。”欧的白说,掏出了自己的笔记本。
“行。”虚伪点点头,键盘上他敲下一个逗号。
他在写东西,欧的白知道的。
“谁输谁就告诉对方一个秘密,敢不敢玩?”欧的白点了两下鼠标,页面正在加载。
“敢啊,你虚哥哥什么不敢。”虚伪来了兴致,保存文档之后切换成了游戏页面。
“又来了,你个魔人,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欧的白笑笑,电脑上的小人挥舞着重剑。
--------------------
“你赢了,我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欧的白卖了一个关子。
“你?”虚伪关掉游戏,手撑着脑袋歪头看他。
“我会弹吉他哦,想不到吧。”欧的白从床底下掏出了一把大大的木吉他。
“几年前我爸送我的,我给你弹几下?”他调了调音,抬头看向虚伪。
“你弹吧。”虚伪点点头,又把头放回到手上
4.
“我去了,拜拜,不要太想你白哥哥。”欧的白笑嘻嘻的说。
“等你回来陪我打游戏唠嗑,拜拜。”虚伪没把这手术当回事。
“看我虐哭你吗?”欧的白眼睛笑的眯了起来。
“我吊打你OK?拜拜。”虚伪打开笔记本,对着屏幕敲敲打打。
“拜拜。”
之后的五天,虚伪都没等到欧的白回来这件病房。
他等不下了,抓着给他点滴的护士问欧的白的状况,希望能得到一个还在重症监护室或者是别的好消息。
那位护士想了想。
“你说那个男孩啊,手术之后就死了,他说要把那个吉他和笔记本给你,剩下的就没说了,节哀。”
虚伪愣住了。
5.
后来虚伪办了出院手续,再没有接受过治疗。
后来虚伪成了一位小说家,带着那把木吉他。
虚伪接受了一次采访,问的是他的兴趣爱好。
他抱着那把木吉他笑着回答。
“我本来不会弹的,为了我的一个朋友我才学了它。”他的手指搭上琴弦,弹了那天欧的白给他弹过的歌。
“这把吉他是他的,我只是替他寄存。”
“谁知道,一寄存就放了这么多年。”
6.
“那位朋友是个怎样的人?”
“嗯,一个会关心人的人。”
“我喜欢他。”
END.
后续随缘。
八成没有后续和番外
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可以在评论区或者私信问我
老白弹的是emmm我也不知道什么歌,大家觉得什么歌可以插进去请不要大意的告诉我吧
可能会根据这首歌写一个番外嘻嘻嘻
我觉得IF YOU DIE YOUNG 就挺好嘻嘻嘻
这里司楠,对所有看过文的人表示感谢,对喜欢这篇文的人表示由衷的感谢
不bb那么多啦,影响大家心情
下次有缘再见,拜拜!

评论(24)

热度(111)

  1. 谜之X.是司楠没错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