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司楠没错哒

春暖花开愿无人负。
感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这里司楠,透明文手。
不要企图让我画画不存在的灵魂画手
杂食党
谢谢各位喜欢~
转载请授权谢谢~(当然也没人会转载)
我是一位活在评论区的小文手
爱好不太多,可以找我聊天哒
企鹅号3035653838,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找我扩列
叫司楠就好,也可以叫酱子
谢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LOFTER认证懒人
嘻嘻嘻

later31~40

31.
“我好像忘了什么。”叶修躺在床上沉思着。
“可能吧,我也有这种感觉。”苏沐秋趴在床上沉思着。    
“明天军训。”孙哲平淡定的说。
张佳乐没有说话。
“佳乐儿今天怎么不bb了?”叶修问。
“哦,他被老班说是女孩子。”孙哲平淡定的回答。
“他本来就是个女的啊!”苏沐秋说,低头看了看下铺的叶修。
张佳乐突然笑了起来,然后叽里咕噜说了一大串话。
“我靠,张佳乐犯病了?”叶修问。
“老孙,上!”苏沐秋欢脱的说。
“老孙,上!”叶修欢脱的说。
“滚。”孙哲平言简意赅。
32.
张佳乐做了一个美梦是真的,犯病是假的。
张佳乐做了一个美梦。 他梦见自己在网游里交了一个朋友,那个人的ID叫落花狼藉。
“这名字真不错。”张佳乐暗暗称赞着,手下的百花缭乱动作没停。
“我看你技术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那个人说。
张佳乐觉得这嗓音似曾相识。
“好啊。”他答应了。
“孙……”那个人没说完。
张佳乐醒了,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
周围的一切都是睡觉前的模样,下铺孙哲平,旁边叶修和苏沐秋那对狗男男。
落花狼藉。
窗外的花开的正艳。
33.
孙哲平做了个梦,一个不能确定是不是美梦的梦。
但是这梦不普通。 一个名叫百花缭乱的弹药专家告诉他,他们的组合可能会叫双花。
孙哲平嗤笑一声。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他说,重剑指向远方。
“当然,要燃遍天涯啊。”那个弹药专家的声音,孙哲平似曾相识。
“你的名字?”
“张……”
梦醒了。
34.
叶修梦到一个橙发的少年,长得很像苏沐秋。
“苏……沐秋?”他试探着喊了出来。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还是很长的。”他笑了,眯了眯眼睛。
笑的真好看。叶修想。
“苏沐秋!苏沐秋!”叶修突然看到,那个笑的很好看的男孩子,一瞬间被撞飞在马路上。
叶修醒了,惊恐的看着上铺的苏沐秋。
“你犯什么病?”苏沐秋迷迷糊糊的说。
“你还活着。”叶修长呼一口气,重新躺了下来。
35.
苏沐秋也做了一个梦。
(别问我为什么都做梦而且两两一样,这是个cp校园文啊!他们总该有点进展了吧!)
他梦到一个黑发少年,有一双非常漂亮的手。
后来那双手摸起了键盘,拿起了烟与打火机。
“无人倾诉,无人能懂,最后啊,愁苦和回忆只能变成对烟草的深重依赖。”
苏沐秋觉得这句话很适合他。
“为什么,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会有这样大的愁苦?”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玩的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他又燃起了一根烟,满脸不在意的看向远方青翠的树叶。
苏沐秋分明看到他眼底的凄凉。
然后他就被下铺真正叶修的目光吓醒了。
36.
现在是凌晨两点,四个人同时醒来。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还是很长的。”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玩的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苏沐秋叶修对着说。
“我想我知道,百花缭乱是谁了。”
“谁说不是呢,落花狼藉。”
“孙哲平,狂剑士,落花狼藉。”
“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张佳乐和孙哲平很有默契的补上了那段缺失的东西。
然后又睡了过去。
没人怀揣一份心事,一份说不出的感觉。
37.
十分华丽的,他们迟到了。
同学们十分的……无奈。
谁叫他们是干部呢,惹不起。
他们终于坐上了客车,可喜可贺。
其实他们还没睡醒。
他们并排坐在客车的最后一排,五个座位空了一个。
38.
张佳乐靠着孙哲平的肩膀,孙哲平的头靠在椅背上。
叶修后仰的睡过去,苏沐秋揽着他的肩膀。
一切都那么美好。
阳光的颜色很美,是青春的颜色。
39.
后来,孙哲平的肩膀酸了,苏沐秋的胳膊疼了。
“张佳乐。”
“诶。”
“你真他妈沉。”
孙哲平揉着肩膀,龇牙咧嘴的说。
40.
然而就算这样距离基地还有一点距离。
“好他妈远。”叶修落寞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深有同感。”苏沐秋落寞的看着看风景的叶修。
“叶修。”
“招呼你爸爸干嘛?狗儿子。”
“你脸真他妈大,我看窗外都看不到。
“妈的嫌我脸大看张佳乐去。”
“谁看那俩虐狗,不存在的。”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