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司楠没错哒

春暖花开愿无人负。
感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这里司楠,透明文手。
不要企图让我画画不存在的灵魂画手
杂食党
谢谢各位喜欢~
转载请授权谢谢~(当然也没人会转载)
我是一位活在评论区的小文手
爱好不太多,可以找我聊天哒
企鹅号3035653838,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找我扩列
叫司楠就好,也可以叫酱子
谢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LOFTER认证懒人
嘻嘻嘻

【哨向】黎明之前(2)

本章私设如山
5.
别人都说向导是不需要配携枪支的,因为哨兵会保护好他们。
此刻张佳乐端着猎寻的手微微颤抖。
6.
“妈【你会吞么?】的,真他【别吞少年!】妈不让人省心。”
张佳乐咬着牙骂了一句,手中的手雷终究放了下来,换成了一杆猎寻。
“孙哲平,你听好了。这是你当了我的哨兵以后,我第一次开枪。”
“要是打死了你,只能说明你运气不好。”
张佳乐手指轻扣扳机,子弹破空径直飞向旁边那人的头颅。
子弹六连发,终定结局。
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7.
最后他们还是完成了任务,但是孙哲平的手已经不可挽回。
“你这个哨兵不合格。”张佳乐冷漠的看着对面一身军装的孙哲平说。
“我知道我没保护好你。”孙哲平用右手敬了个军礼。
“行了,快滚吧。”张佳乐揉了揉太阳穴,转身离开。
“抱歉。”孙哲平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8.
葬花被孙哲平留在了百花区。
“这家伙,还有点良心。”张佳乐一挑眉,看到自己屋里的那柄重剑。
青年艳红色的头发被风吹起来,像一道血痕触目惊心。
9.
最后张佳乐还是没有坚守下去。
七年的信仰,毁于一旦。
张佳乐眼睁睁的看着百花被摧毁,自己却无能为力。
他疯了一样的抛着手雷,眼睛红的要命。
“队长……别这样。”邹远担心的端着枪,问了一句。
“小远,你和于锋他们走吧。”张佳乐放下了枪,长叹一口气。
“再过几年,百花一定会缭乱。”他扬了扬嘴角,冲出去置于满天的绚烂中。
10.
“小远,我们走吧。”于锋闭上眼,拽着邹远离开了那里。
至今没有人再听说过张佳乐的踪迹。
可能是死在了那场绚烂的烟火中,可能是逃了出去从此避世。
新百花在距离那场毁灭十年的时间建成,张佳乐却没有回来。
直到第二年的春天,他复出了霸图。
霸图,缺少向导。尤其是拥有老资历的向导。
11.
“你需要哨兵吗?”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问他。
“不需要。”张佳乐摇摇头,头发被风吹起来。
像极了曾经空中那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12.
“我有过一个不合格的哨兵搭档,他让我知道了,向导不需要哨兵也可以发挥价值。”
“所以,我不需要哨兵。”张佳乐一勾嘴角。
“他独来独往惯了。”叶修打个哈欠,淡淡评价说。
“近战的向导,他值得尊敬。”
13.
他和新百花的于锋打出了繁花血景。
“张佳乐?”叶修叼着根烟,抖落伞上的雨水。
“滚。”张佳乐还端着枪,不知道对准的是雨雾中的谁。
“看起来,你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叶修调侃着,离开了那里。
“草【别吞阿姑娘!】,孙哲平你个胆小鬼。”
14.
张佳乐收起猎寻,再也没有试图寻找他。
他知道自己找不到了。
孙哲平知道,如何在向导的强大精神力下隐藏身形。
“他不傻。”张佳乐转身离开。
艳红色的头发挂着雨水,是雾气迷蒙的雨中唯一的鲜艳。

----
嘿我是木落君归我又来bb了!
这次更新写完我的心情是复杂的。
在你们眼里,尤其是同人作者的眼里,张佳乐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我眼里的他,绝不会因为一点事就哭泣。
他是强硬的,你乐哥就是你乐哥。
孙哲平走的时候,他绝不会哭泣,或者蒙在枕头里抽噎。
他绝不会接受队友的同情。
他是百花的队长,要扛起百花的未来。
码字bgm:
裂魂《不愿回头》
LAO干妈/TM《君临天下》
LAO干妈《粉红的扇子飞舞》
小魂/伦桑/TM/海疼《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裂天/小魂《静夜思》
满汉全席《春天的芭蕾》
@蓬断草枯
以上bgm大家可以听一下,特别有毒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特别适合码字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