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司楠没错哒

春暖花开愿无人负。
感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这里司楠,透明文手。
不要企图让我画画不存在的灵魂画手
杂食党
谢谢各位喜欢~
转载请授权谢谢~(当然也没人会转载)
我是一位活在评论区的小文手
爱好不太多,可以找我聊天哒
企鹅号3035653838,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找我扩列
叫司楠就好,也可以叫酱子
谢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LOFTER认证懒人
嘻嘻嘻

迷信

叶修的生日是5.29。
苏沐秋的则是10.21。
叶修的生辰花是矢车菊。
苏沐秋的生辰花是茴香。
 叶修常打趣苏沐秋说,他的生辰花茴香是才色兼备,还真是蛮符合的。
叶修也相信自己的矢车菊花语会是遇见幸福。
然后他笑着对苏沐秋说,
“喂沐秋,哥的生辰花语是遇见幸福。”
“那你们遇见我,就是遇见幸福咯。”
苏沐秋低声说,看着窗台上的矢车菊。手指穿过洒下来的阳光,放在窗台的花盆旁边。
“切,跟杂草一样。就开了几朵小花,还好意思显摆。”苏沐秋继续嘟囔着,趴在窗台上。
另一边,叶修抱了一盆茴香,安静的坐着。
“你这个花真丑。全是叶子。”叶修盯着那盆像草一样的花,嫌弃的说。
“不过开花时候还挺好看的。”他想了想,又出了声,像是害怕某人不满的来打他一样。
“他现在,应该是荣耀最有成就的人才对。”叶修扒拉着那盆花,自言自语,没人来管他。
“要是有我,不知道荣耀现在又会怎样。”
“但是没有我。”叶修嘲讽的笑了。笑他自己。
“如果他在,一定会被封为斗神。白痴叶修,我的却邪还等着你呢。”苏沐秋把头抬起来,看向太阳的方向,眯了眯眼。
“一叶之秋只有在搭配却邪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神。”苏沐秋喃喃的说,眯着眼睛。
“一叶之秋不在了。”叶修把那盆茴香放在桌子上,拿起了那张名为一叶之秋的卡片。修长白暂的手轻轻摸过卡边,手的主人像是狠了心一般。
“再见,荣耀。”
手起,剪刀搭在卡的边缘,清脆的一声响过,那卡赫然已经两半。
“反正想再回去也不可能,还不如断了这份煎熬。”叶修的手微微的抖着,微长的刘海遮住了那双眼睛。
星辰一颗一颗陨落。陨落在无边的黑暗里,没有一点点留恋怀念,逐渐黯淡下去。
叶修说,他的手一共就抖过两次。
其中一次跟荣耀有关,一次跟苏沐秋有关。
而他与苏沐秋的回忆里充满了荣耀。
第一次是苏沐秋出事后,他颤抖着搂住苏沐橙的时候。
第二次是现在,他一刀剪开一叶之秋的时候。
一刀两断,谁知这一刀他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强迫自己不要放开手。
卡片那么脆弱,轻轻一剪就有不可弥补的裂痕。他就保持着剪开时的姿势,只有剪刀浮在空中,两半卡片一左一右,落在叶修身边。
“阿修,你还会回来吗?”
“今年新出了一个战队,叫百花。”
“那弹药专家打的比我还华丽。”
“你看到没有?”
苏沐秋直起身,平视着对面的矢车菊。
“这可是你的生辰花,我跟它们说就相当于跟你说了。”苏沐秋笑着和那盆花对话,连苏沐橙站在他身后好半天都没察觉。
“苏沐秋,一叶之秋不在了。是我亲自剪开的,别生气。我跟你说就等于跟他说了,知道吗?”叶修把剪刀轻轻放下,把头扭向茴香的那一边,看到了茴香刚刚绽开的几朵小小的黄色花朵,也看到了倚着门框的叶秋。
“来干嘛了,才7:30。”叶修站起来,踉跄走了两步到叶秋旁边。
“喂!让人省点心好吗混账哥哥。”叶秋嘴上这么说,还是扶了一把叶修防止他倒下去。
“沐橙来了。7:30,这个点,阿修应该起来……抱歉。”苏沐秋看了一眼表习惯性的说了一句然后马上改口。
“沐橙你看吞日的负重是不是太高了?”他生硬的转换话题,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装作没看到自家妹妹微红的眼眶。
“哥哥,还在想叶修哥吗?”苏沐橙没有理会苏沐秋的新话题,只是揪着他的“阿修”两个字问。
“嗯。沐橙你不懂,养成一个习惯容易,改掉却不容易。”苏沐秋大步离开了房间,只剩下窗台上的矢车菊乱蓬蓬的开着,沉默着。
“好多了。至少我回来了。”叶修反呛了回去,甩开叶秋的手走出了自己房间。
“切。”叶秋翻了个白眼回应他。
一个门关上的声音,彻底隔断了双方的寄托。
叶修门后,是一盆茴香静静的站在桌子上,同样沉默着。
茴香和矢车菊,沉默着。
像他们的主人一样,嘴硬心软。说什么斩断过去,最后还是留下了这唯一的精神寄托。
“听说双子和天秤是最配的星座呢。”苏沐橙叹了一口气,对镜子露出一个笑。
“哥哥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反正啊,有这两盆花连着他们呢。”她眉眼弯弯,望着那盆茴香,也把门关了上来。
“混账哥哥和苏沐秋,会好的。切,嘴硬心软。”叶秋靠着门想了一会儿不知道什么东西,也长呼一口气,离开了那扇门。
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后来有人问叶修和苏沐秋,他们两个信命运星座生辰什么的吗。
叶修歪头想了一会儿,点点头,靠在了苏沐秋的肩膀上。
“可能信的吧。”苏沐秋回答,搂过了叶修。
苏沐橙在一旁偷笑。
「当然咯。」她暗暗想。
「不然当初看着一盆花自言自语的是谁啊。」
番外1 END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