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司楠没错哒

春暖花开愿无人负。
感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这里司楠,透明文手。
不要企图让我画画不存在的灵魂画手
杂食党
谢谢各位喜欢~
转载请授权谢谢~(当然也没人会转载)
我是一位活在评论区的小文手
爱好不太多,可以找我聊天哒
企鹅号3035653838,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找我扩列
觉得头像好看可以去找一个叫柒凉的人~这位是我的头像画师
还有一位绑定画师是林子
叫司楠就好,也可以叫酱子
谢谢喜欢我的朋友们
LOFTER认证懒人
嘻嘻嘻

今天苏沐秋的生日。
为了庆祝他的生日,众人找了一家餐馆。
“祝苏沐秋生日快乐!”
“祝哥哥生日快乐!”
“沐秋生日快乐。”
“嗯。”苏沐秋笑着和他们碰杯。
“谁先给苏沐秋敬酒?”楚云秀笑着问。
“让老叶和沐橙妹子先吧。”方锐高深莫测的说。
“等会儿我啊,我先去给叶修买一根棒棒糖。”苏沐秋站起身子。
林敬言扶了扶眼镜,把方锐揽到自己身边。
方锐把头靠到林敬言肩膀上,挑衅的看着其他人。
“得了得了点心别给你老林你就灿烂啊。”叶修在一旁淡淡嘲讽说。
“诶哟,叶修大大是自己老公没在旁边欲求不满啊?”方锐反击回去。
“我哪像点心大大这种老公在旁边的人啊。”叶修打了个哈欠,不再跟他争。
“切。”方锐翻了个白眼给叶修,乖乖坐在林敬言旁边。
给叶修带一根棒棒糖的苏沐秋还没回来。
叶修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冲了出去。
他说,他这辈子都没跑这么快过。
他看到苏沐秋举着伞往这边走过来,然后,一声巨响在他脑海中炸了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拨打了120,飞奔到苏沐秋身边告诉他振作点的。
“喂,苏沐秋,你可刚回来。”叶修反反复复的念着一句话,一直到苏沐秋被送上了救护车。
他看着手术室上“手术中”三个字,没来由的心慌。
他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
三个小时。
后来,他对于当时情景的记忆没剩多少的时候,仍然记得手术的时间。
三个小时。
“医生,他……还活着吗?”叶修看到医生走了出来,上去握住医生的手问。
“很抱歉,你是家属吗?”医生摇了摇头,问到。
“我是他朋友。他妹妹马上就来了。”叶修松开了手,为了避免别人察觉到他的手抖。
“请让她在这份死亡通知书上签字。”医生拿出了一张纸和一根笔。
叶修的手机在此时响了。
“喂?喂!叶修哥吗?你们怎么还不回来?”苏沐橙有点急的问。
“沐橙,来杭州市医院。”叶修机械的报了地址,挂断了电话。
“抱歉,我离开一下。”苏沐橙站起身,匆匆往门外走去。
“沐橙,你哥死了。”叶修说,把手搭在她的头上。
“沐橙,沐秋死了。”
“沐秋死了,以后我就是你哥了。”叶修说,用最平淡的语气说。
“我哥呢!我哥怎么了!我哥怎么了?”苏沐橙把眼睛挣到最大,抓住叶修的衣服。
“沐橙,沐秋死了。”叶修拿起笔,签了“叶修”和“苏沐橙”五个字,然后带着纸和哭的撕心裂肺的苏沐橙离开了医院。
后来,叶修说那一夜,沐橙的嘴里只重复一个字。
只有“哥”一个字。
故人不再归。
那几夜,叶修只睡着一次。
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是从十五岁到十八岁的苏沐秋苏沐橙和他。
每一个细节都如此清晰但又模糊不清。
那个梦,很长很长。
但是现实中,他只睡了两个小时。
他懂,他明白的很。
故人永不再归。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