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落君归

春暖花开无人负。
这里木落君归,透明文手。
不要企图让我画画不存在的灵魂画师
全职/快新基柯/裂魂/怪师/满汉/伪白
谢谢各位喜欢~
转载请授权谢谢~(当然也没人会转载)

不知道起什么标题反正你们随缘看吧

1.
那是一个明媚的午后。
哦不是阳光明媚,但屋里的两个人很阴沉。
准确来说是一个人阴沉,另一个人懵逼。
2.
“小魂。”裂天说。
“诶。”小魂嘶哑的回了一句,回头讨好的冲他笑了笑。
那人平时漂亮的黑色虹膜(划掉)眼眸,小魂从那里看到了他的怒气。
“对不起……这不是之前……”小魂干脆把整个身子转过来,哑着嗓子解释。
“你可闭嘴吧。”裂天叹一口气,伸手捂住他的嘴。
小魂眼珠一转,伸舌头舔了舔裂天的掌心。
裂天拿开手,抬起那人的下巴来了一个吻。
小魂眼睛弯弯,笑的像个狐狸。
3.
晚上的麦自然是爬不了了,小魂现在嗓子哑的和鬼一样。
“叫你逞能,你感冒容易上嗓子不知道吗?”裂天在旁边调着水温。
小魂跃跃欲试。
所谓调水温就是一小杯热水加一半杯冷水,用两个杯子来回倒腾这杯水。
小魂按耐不住了。
4.
“我还没弄好呢,着什么急你。”裂天说,无奈的笑了笑。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小魂也笑,不知道裂天能不能明白他的意思。
“行行行没关系,早点睡吧。”裂天洗漱完拖小魂回房睡觉。
5.
为爱鼓掌?不可能的。
我好像说过小魂的嗓子哑的像鬼一样。
裂天大大才不忍心折腾呢。

---
嘿同志们各位好我是作者木归~
裂魂第一篇文 get√

随笔

₩这里是木归爱bb₩
₩别问我为什么移到前面来了₩
₩感觉前面太空不习惯₩
₩可能是在贴吧养成的习惯吧₩
₩好了,开始吧₩
1.
张佳乐还是去了霸图。
“你一句话都不想和我说吗?”张佳乐问。
“开心点儿。”孙哲平说,用右手锤了锤他的肩。
我不能陪你了,要好好的打下去啊。
“我开心点,谁让你开心点?”张佳乐鼻子有点酸,他明明不是那种爱哭的人。
“张佳乐,我们都长大了。”孙哲平说,背过了身。
我们,早就过了开心的年龄了。
2.
看着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张佳乐想到了曾经的百花,曾经的他。
一样的狂,永远将自己繃在最极限的状态。
这种打法是优点,也是缺点。
毕竟,只要节奏稍微提升一点,他们都需要画更多时间去适应。
适应的过程,所有缺陷在那一刻暴露无遗。
3.
繁花血景,他们永远不会生疏。
满天的光影里,花瓣飞舞,重剑之下,血流成河。
繁花血景。
在网游里的繁花血景,比职业赛场上的壮观多了。
只是这次过后,他们将针锋相对。
张佳乐在百花就想过很多关于未来的事。
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孙哲平会离开。
“你看,我规划好的未来,每一步都有你的影子。”

你们看,连错字拼音都一毛一样。
漏水不漏水,漏sui都一毛一样。
漏shui不是漏sui。
你看朋友你复制粘贴或者手打走心一点好吗?
你就是bababa改一下也行啊,改成balabala我们也算你改过了
但是你连错字都一模一样怎么解释?
不想说啥了,挂人。
新开的号呢,第一篇文就是不走心的复制粘贴。
希望下一次复制粘贴可以走心一点改一些小错字之类的。

later31~40

31.
“我好像忘了什么。”叶修躺在床上沉思着。
“可能吧,我也有这种感觉。”苏沐秋趴在床上沉思着。    
“明天军训。”孙哲平淡定的说。
张佳乐没有说话。
“佳乐儿今天怎么不bb了?”叶修问。
“哦,他被老班说是女孩子。”孙哲平淡定的回答。
“他本来就是个女的啊!”苏沐秋说,低头看了看下铺的叶修。
张佳乐突然笑了起来,然后叽里咕噜说了一大串话。
“我靠,张佳乐犯病了?”叶修问。
“老孙,上!”苏沐秋欢脱的说。
“老孙,上!”叶修欢脱的说。
“滚。”孙哲平言简意赅。
32.
张佳乐做了一个美梦是真的,犯病是假的。
张佳乐做了一个美梦。 他梦见自己在网游里交了一个朋友,那个人的ID叫落花狼藉。
“这名字真不错。”张佳乐暗暗称赞着,手下的百花缭乱动作没停。
“我看你技术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那个人说。
张佳乐觉得这嗓音似曾相识。
“好啊。”他答应了。
“孙……”那个人没说完。
张佳乐醒了,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
周围的一切都是睡觉前的模样,下铺孙哲平,旁边叶修和苏沐秋那对狗男男。
落花狼藉。
窗外的花开的正艳。
33.
孙哲平做了个梦,一个不能确定是不是美梦的梦。
但是这梦不普通。 一个名叫百花缭乱的弹药专家告诉他,他们的组合可能会叫双花。
孙哲平嗤笑一声。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他说,重剑指向远方。
“当然,要燃遍天涯啊。”那个弹药专家的声音,孙哲平似曾相识。
“你的名字?”
“张……”
梦醒了。
34.
叶修梦到一个橙发的少年,长得很像苏沐秋。
“苏……沐秋?”他试探着喊了出来。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还是很长的。”他笑了,眯了眯眼睛。
笑的真好看。叶修想。
“苏沐秋!苏沐秋!”叶修突然看到,那个笑的很好看的男孩子,一瞬间被撞飞在马路上。
叶修醒了,惊恐的看着上铺的苏沐秋。
“你犯什么病?”苏沐秋迷迷糊糊的说。
“你还活着。”叶修长呼一口气,重新躺了下来。
35.
苏沐秋也做了一个梦。
(别问我为什么都做梦而且两两一样,这是个cp校园文啊!他们总该有点进展了吧!)
他梦到一个黑发少年,有一双非常漂亮的手。
后来那双手摸起了键盘,拿起了烟与打火机。
“无人倾诉,无人能懂,最后啊,愁苦和回忆只能变成对烟草的深重依赖。”
苏沐秋觉得这句话很适合他。
“为什么,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会有这样大的愁苦?”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玩的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他又燃起了一根烟,满脸不在意的看向远方青翠的树叶。
苏沐秋分明看到他眼底的凄凉。
然后他就被下铺真正叶修的目光吓醒了。
36.
现在是凌晨两点,四个人同时醒来。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还是很长的。”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玩的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苏沐秋叶修对着说。
“我想我知道,百花缭乱是谁了。”
“谁说不是呢,落花狼藉。”
“孙哲平,狂剑士,落花狼藉。”
“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张佳乐和孙哲平很有默契的补上了那段缺失的东西。
然后又睡了过去。
没人怀揣一份心事,一份说不出的感觉。
37.
十分华丽的,他们迟到了。
同学们十分的……无奈。
谁叫他们是干部呢,惹不起。
他们终于坐上了客车,可喜可贺。
其实他们还没睡醒。
他们并排坐在客车的最后一排,五个座位空了一个。
38.
张佳乐靠着孙哲平的肩膀,孙哲平的头靠在椅背上。
叶修后仰的睡过去,苏沐秋揽着他的肩膀。
一切都那么美好。
阳光的颜色很美,是青春的颜色。
39.
后来,孙哲平的肩膀酸了,苏沐秋的胳膊疼了。
“张佳乐。”
“诶。”
“你真他妈沉。”
孙哲平揉着肩膀,龇牙咧嘴的说。
40.
然而就算这样距离基地还有一点距离。
“好他妈远。”叶修落寞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深有同感。”苏沐秋落寞的看着看风景的叶修。
“叶修。”
“招呼你爸爸干嘛?狗儿子。”
“你脸真他妈大,我看窗外都看不到。
“妈的嫌我脸大看张佳乐去。”
“谁看那俩虐狗,不存在的。”

later21~30

21.
“副班长你作文给我们借鉴一下呗!”
“班长你语文分那么高,作文一定写完了吧!给我们看看呗!”
今天是星期日。
两个同学一看到叶修和苏沐秋从123宿舍中走进来,一边拉一个欢脱的问着。
“作文?”叶修茫然的看向苏沐秋。
苏沐秋茫然的看回叶修。
“我俩也没写!”叶修惊恐的说,瞬间扯住苏沐秋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打开了门跑了进去。
22.
“大早上的就犯病?”张佳乐还没睡醒,头发乱糟糟的披在脑后。
“先别这么说我们,你和老孙作文写完了吗。”叶修鄙视的看回去。
“写完了!不是吧你俩还没写完?”张佳乐十分嘚瑟的拿起皮套想绑起来头发然后……
“你这皮套哪儿买的?质量不好啊。”孙哲平强憋着笑说。
“fuck你们谁先给我搞个皮套来!”张佳乐一脸苦大仇深。
“兄弟,爱莫能助。”苏沐秋严肃的说,手下笔没停。
23.
然后张佳乐梳洗打扮(咳划掉)洗漱了一番,准备出去借个皮套。
头发整整齐齐的被梳在脑后,远远看去,好一个活泼水灵的小姑娘,小鸟依人(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站在孙哲平旁边。
然后隔壁122的几个糙汉子被吓到了。
“现在女生都能进男宿舍了?”第一个惊恐的问。
“那男生是不是能进女宿舍?”第二个惊恐的答。
“我猜不能。”第三个用中指推了推眼镜说。
“一帮傻逼,那是123的张佳乐。”第四个一年二班的叶修他们的同班同学鄙视的看着他们。
“男的留长头发?还到腰?”第二个惊恐的问。
“不知道,家族遗传?”第四个表示爱莫能助。
24.
当天晚上,张佳乐披头发溜达在男宿舍里的事风靡校园。
“佳乐儿你看你出名了。”叶修显然是写完了作文,拿着手机给他看。
“我知道了。”张佳乐泪流满面。
今天早上,张佳乐每个宿舍门都敲了一遍。
“有事吗?”
“你有皮套么?”
“就是绑头发那种。”
每个,男宿舍门。
“佳乐儿你傻了?男生哪会有皮套?”苏沐秋一脸鄙视的看着张佳乐。
“我以为会有和我一样留长头发的。”张佳乐泪流满面。
果然这里的云南贵族不多。张佳乐默默安慰自己。
25.
“诶张佳乐我这有几个。”苏沐秋真的在行李箱中翻到了一包皮套。
“卧槽沐秋可以够打脸。”叶修惊恐的说。
“等会儿,关注点不应该是哪里来的吗?”孙哲平插上一句。
“哦,其实我有个妹妹。”苏沐秋淡定的说,然后熟练的接过张佳乐的脑袋绑了双马尾。
“苏沐秋!”张佳乐的喊声震慑全楼。
“副班长又作妖了。”隔壁宿舍平常的想。
“平常心。”隔壁的隔壁宿舍一年二的正在安慰其他班的。
其他班瑟瑟发抖。
26.
“不喜欢?好啊给你换一个发型!”苏沐秋给张佳乐绑头发还上瘾了,拆掉那个双马尾扎了一个麻花辫。
“苏沐秋你大爷。”被强制摁在椅子上的张佳乐泪流满面。
“诶沐秋你让我也试试!”叶修跃跃欲试。
孙哲平摩拳擦掌。
“大孙我们的队友情呢!”张佳乐惊恐。
“这呢,你看。”孙哲平手上拿着一把木梳,煞有其事的说。
“得了老孙,你别在这吓唬佳乐儿了。”苏沐秋鄙视的看着孙哲平。
“就是,谁不知道你手比脚还笨。”张佳乐来劲了,在椅子上挺直了腰板,然后被苏沐秋拍了一巴掌。
“别乱动。”苏沐秋还剩几下就编完了。
“张佳乐。”孙哲平说。
“诶啥事?”张佳乐说。
“队友情呢?”孙哲平问。
“这呢,你看。”张佳乐用一毛一样的句子回击了孙哲平,还展示了一下苏沐秋现在正好编完的麻花辫。
“等会儿,佳乐儿你怎么这么快就接受了这个麻花辫?”叶修惊恐。
27.
“官们老师叫你们去一趟……额,你们……”一个同学推开了门进屋看到了混乱的一幕。
张佳乐揪着他的小麻花辫给孙哲平看,孙哲平泪流满面举着一个梳子,叶修在一边笑得天昏地暗,苏沐秋手里拿着一大包皮套,慈母笑的看着一切。
“我没打扰到你们吧?”那个同学小心翼翼的问。
“打扰,打扰什么?”苏沐秋一脸茫然。
“就是……学委的辫子,和你手里的皮套和体委手里的木梳……”那个同学憋了半天说出了一整句完整的话。
“哦,被你发现了,不过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叶修突然过来,严肃的说了一句。
“副班长你说!”那个同学十分激动。
“其实……你们的学委,我们的佳乐儿,全校的张佳乐,是个女人。”叶修信誓旦旦的说。
“嗯???”那个同学一脸不知所措。
“叶修你滚蛋!”张佳乐怒吼。
“你看,最近她来了那个,你知道女人来那个心情都很不好,所以……应该理解。”叶修信誓旦旦的说。
“哦哦哦,懂了。学委最近心情不要那么不好,开心一点,马上就要摸底考了,不要让情绪左右分数啊。”那个同学语重心长的说。
“嗯,走吧,我们与你们共勉。”叶修把他请出了123宿舍。
“嗯!共勉!”那位同学笑呵呵的离开了宿舍。
“叶修你王八蛋!!!”张佳乐的喊声再次惊彻满楼。
28.
直到那位同学听到重重的一声关门声和张佳乐的怒吼之后,他才想起自己是来干嘛的。
“兄弟们快开门老师找你们有事啊!”那位同学去砸门。
然而这次没人鸟他。
因为屋里正爆发一场世界战争。
叶修苏沐秋一伙坚定张佳乐是女人的,孙哲平张佳乐一伙坚定张佳乐是男人的。
此刻正在针锋相对。
那位同学在风中凌乱。
郑堃老师在风中凌乱。
29.
“张佳乐真的是个男人。”孙哲平苦口婆心的劝着那两位。
“你拿出证据啊!”苏沐秋念念不忘之前张佳乐头发的手感。
“哎,他头发手感真好,就是比沐橙还差点。”苏沐秋感叹着。
“证据……额。”孙哲平迟疑了。
“你看他到腰的头发,看他绣着小花的床单,看他脚脖子上的脚链!”叶修说。
“张佳乐。”孙哲平说。
“诶啥事?”张佳乐说。
“对不起,我要叛变组织了。”孙哲平一脸沉痛的走向了叶修那边。
“你大爷。”张佳乐泪流满面。
30.
最后,他们吵吵闹闹的去了老师办公室。
“老师,有什么事吗?”苏沐秋诚恳的发问。
“哦没什么就是让你们把班级的学籍整理一下,听说你们打字挺快的还是我选中的班干部。”老师笑着说,又带着他们去了微机室。
叶修看着厚厚的一摞学籍,泪流满面。
苏沐秋看着厚厚的一摞学籍,泪流满面。
张佳乐泪流满面。
孙哲平泪流满面。
孙哲平是个体委,但是……
“你看那么多他们三个肯定忙不过来啊,还有张佳乐那个小女孩子所以你就帮帮他们呗。”老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然后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
叶修一脸苦大仇深。
苏沐秋一脸苦大仇深。
张佳乐泪流满面。他不就是梳了一个麻花辫吗。
孙哲平一脸苦大仇深。
----------
欢迎收听今天份的木归爱bb
有没有觉得这里的乐乐戏份比较多而大孙戏份比较少呢?
还有我要明确一下,沐秋是班长,阿修是副班。
(我自己想了好久,最后还是放弃了叶修班长的决定。)
(一个嘲讽脸T起带头作用,这班得啥样?)
今天我特意多给了大孙一点笔墨
但是我爱张佳乐。他是世界冠军。
今天回顾了一下全职第十三册,看到阿修打乐乐和阿修打大孙的那几章了。
选的都是那个四四方方的擂台赛图。
感觉大孙就有“叶修你在这里打爆张佳乐那我就在这里打爆你”的感觉!
虽然最后因为手伤惜败。
双花!双花!双花!
还有啊,今天是微草的杰西卡的破壳日!
祝他生日快乐!建立微草王朝!
我们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哨向】黎明之前(3)

本章仍然私设如山
15.
张佳乐知道的。
可能,他与孙哲平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
年少那场义无反顾的战争,终只余岁月与口闻。
16.
十八岁那年,叶修在梦想与家人中选择了前者。
十年后的他却不能再如此这般。
“你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人生了。”叶父告诉他,然后挺直腰板转身离去。
叶修的双眸中流转着意味不明的光。
背水一战终成功。
17.
他收拾行囊,又上了战场。和他的朋友一起,枪与战矛,名彻天下。
“沐橙要乖乖的,哥哥和你叶修哥很快就会回来。”临走前,那个橙发少年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头。
“嗯,你们就安心的去吧,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苏沐橙回答说。
“你这丫头,能不能说点吉利话。”叶修笑着骂了一声,背上却邪转身离开。
“好好在家,记住了吗?”苏沐秋站起身,小跑两步跟上了叶修的步伐。
18.
那个说很快就会回来的少年终究没有回来。
叶修是伤痕累累的回来的。
“叶修哥,我哥呢?”苏沐橙忙去把他扶进屋,心中一丝不祥的预感升起。
“沐橙,对不起。你哥他……他死了。”叶修的手在颤抖,背上的战矛仿佛是一个笑话。
苏沐橙睁大了眼睛,久久没有出声。
哀莫大于心死。
19.
“以后,我就是你哥了。”叶修说。
“嗯。”苏沐橙浑浑噩噩的说。
叶修很对不起他们。
他清楚的听到了苏沐橙那一晚躲在被子里的哭声。
每一次都刺痛他的心。
20.
苏沐橙终于是哭的睡着了。
叶修却一晚没睡。
他叼着烟,靠着大门边看月亮。
月亮很圆,他们却不能团圆。
后来有人问过叶修,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很久以前了。”叶修笑笑,点燃了一支烟。
“那个晚上,我哭的厉害。没办法,借酒消愁又愁更愁,于是就开始吸烟咯。”
夜深人静的时候,叶修回屋看到了苏沐秋的照片,终于绷不住笑脸,哭了。
哭的撕心裂肺,却悄无声息。
21.
他把头埋在膝盖里,肩膀一下一下的抽动着。
那年,他也不过刚刚成年,甚至还没有到他的18岁生日,他刚刚十七岁而已。
雨下了一整夜,他哭了一整夜。

【哨向】黎明之前(2)

本章私设如山
5.
别人都说向导是不需要配携枪支的,因为哨兵会保护好他们。
此刻张佳乐端着猎寻的手微微颤抖。
6.
“妈【你会吞么?】的,真他【别吞少年!】妈不让人省心。”
张佳乐咬着牙骂了一句,手中的手雷终究放了下来,换成了一杆猎寻。
“孙哲平,你听好了。这是你当了我的哨兵以后,我第一次开枪。”
“要是打死了你,只能说明你运气不好。”
张佳乐手指轻扣扳机,子弹破空径直飞向旁边那人的头颅。
子弹六连发,终定结局。
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7.
最后他们还是完成了任务,但是孙哲平的手已经不可挽回。
“你这个哨兵不合格。”张佳乐冷漠的看着对面一身军装的孙哲平说。
“我知道我没保护好你。”孙哲平用右手敬了个军礼。
“行了,快滚吧。”张佳乐揉了揉太阳穴,转身离开。
“抱歉。”孙哲平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8.
葬花被孙哲平留在了百花区。
“这家伙,还有点良心。”张佳乐一挑眉,看到自己屋里的那柄重剑。
青年艳红色的头发被风吹起来,像一道血痕触目惊心。
9.
最后张佳乐还是没有坚守下去。
七年的信仰,毁于一旦。
张佳乐眼睁睁的看着百花被摧毁,自己却无能为力。
他疯了一样的抛着手雷,眼睛红的要命。
“队长……别这样。”邹远担心的端着枪,问了一句。
“小远,你和于锋他们走吧。”张佳乐放下了枪,长叹一口气。
“再过几年,百花一定会缭乱。”他扬了扬嘴角,冲出去置于满天的绚烂中。
10.
“小远,我们走吧。”于锋闭上眼,拽着邹远离开了那里。
至今没有人再听说过张佳乐的踪迹。
可能是死在了那场绚烂的烟火中,可能是逃了出去从此避世。
新百花在距离那场毁灭十年的时间建成,张佳乐却没有回来。
直到第二年的春天,他复出了霸图。
霸图,缺少向导。尤其是拥有老资历的向导。
11.
“你需要哨兵吗?”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问他。
“不需要。”张佳乐摇摇头,头发被风吹起来。
像极了曾经空中那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12.
“我有过一个不合格的哨兵搭档,他让我知道了,向导不需要哨兵也可以发挥价值。”
“所以,我不需要哨兵。”张佳乐一勾嘴角。
“他独来独往惯了。”叶修打个哈欠,淡淡评价说。
“近战的向导,他值得尊敬。”
13.
他和新百花的于锋打出了繁花血景。
“张佳乐?”叶修叼着根烟,抖落伞上的雨水。
“滚。”张佳乐还端着枪,不知道对准的是雨雾中的谁。
“看起来,你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叶修调侃着,离开了那里。
“草【别吞阿姑娘!】,孙哲平你个胆小鬼。”
14.
张佳乐收起猎寻,再也没有试图寻找他。
他知道自己找不到了。
孙哲平知道,如何在向导的强大精神力下隐藏身形。
“他不傻。”张佳乐转身离开。
艳红色的头发挂着雨水,是雾气迷蒙的雨中唯一的鲜艳。

----
嘿我是木落君归我又来bb了!
这次更新写完我的心情是复杂的。
在你们眼里,尤其是同人作者的眼里,张佳乐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我眼里的他,绝不会因为一点事就哭泣。
他是强硬的,你乐哥就是你乐哥。
孙哲平走的时候,他绝不会哭泣,或者蒙在枕头里抽噎。
他绝不会接受队友的同情。
他是百花的队长,要扛起百花的未来。
码字bgm:
裂魂《不愿回头》
LAO干妈/TM《君临天下》
LAO干妈《粉红的扇子飞舞》
小魂/伦桑/TM/海疼《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裂天/小魂《静夜思》
满汉全席《春天的芭蕾》
@蓬断草枯
以上bgm大家可以听一下,特别有毒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特别适合码字

【哨向】黎明之前

ooc有,私设如山。
1.
孙哲平是一个不需要向导的哨兵。
“向导,在战场上只会成为累赘罢了。”孙哲平曾不屑一顾的说。
说过这话的在联盟中只有三个,一个叶修,一个韩文清,还有一个他。
叶修不需要向导是因为他有一个哨兵搭档。
韩文清不需要向导是因为自身实力之强悍。
孙哲平不需要向导则是因为他还没有遇见。
还没有遇见那个可以和他完美配合的向导。
倒是三人也有那么一点共性。
2.
叶修的搭档是个哨兵,一个自身实力不逊色于叶修的哨兵。
有人好心的劝过他俩,哨兵和哨兵搭档是不行的。
谁说不行?那个哨兵问,扬了扬眉毛。
我们不需要向导,抱歉。叶修回答,扬了扬嘴角。
枪与战矛,撕裂了黎明前的黑暗。
向导?那个哨兵语音上扬。
不需要。叶修与他击掌,笑意渐浓。
那个哨兵名唤苏沐秋。
是一个天才。
3.
倔强如韩文清,最后也是不得不找了一个向导。
他清楚自己的状态正在下滑,却又不想承认。
可能,找个向导会好一点吧。他想,同意了经理的话。
经过不断的磨合,终于上场了。
一举为王。
韩文清有些恍惚。
可能,有个向导真的不错吧。
他想,嘴角上扬3°。
一个没有人能察觉的微笑,悄然在他脸上展开。
4.
最后孙哲平配了一个向导。一个很优秀的向导。
说来也是缘分,两人就那么在西部荒野相遇。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一起来个组合?
鬼使神差的,孙哲平就说了。
好啊。那人笑着说,接过了孙哲平的手,挣扎的站了起来。
繁花血景,燃遍天涯。

later11~20

11.
“哦对了咱们好像要去教室。”叶修恍然大悟。
“哦对了好像要去领军训服。”苏沐秋恍然大悟。
“其实我们在干什么?”孙哲平纳闷的说。
“小猫钓鱼。”张佳乐幸灾乐祸。
“滚。”叶修泪流满面。
12.
经历了一番波折以及张佳乐的路痴属性爆发后,四个人终于平安到达了教室。
“点名ing(不是很想写)”老师一个名一个名的念,最后四个的时候……
“剩下的来了吗?”老师问。
“来了。”他们四个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很好班长副班学委体委就你们四个了。好坐下吧。”老师笑眯眯的说。
四人一脸茫然。张佳乐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13.
“我以后就是你们的班主任,郑堃。”郑老师依旧笑眯眯的说 ,“我主教的科目是英语。”
“我们的班规很简单,请同学们看黑板。”老师说。
“做方正人,写方正字。”大家大声喊。
“很好,大家可以出来领军训服了。休息两天后军训,周六周日可以去买些防晒霜。”老师说完之后就退到了一边。 14.
“我军训服好大。”张佳乐郁闷的甩着袖子。
“来张花旦给我们唱个牡丹亭。”叶修一脸开心的说。
“滚不会。”张佳乐甩了甩袖子,没有带走云彩。
“厉害厉害。” 叶修笑倒在苏沐秋肩膀上。
苏沐秋笑倒在叶修身上。
孙哲平笑着揽过张佳乐的肩。
“没事,就算有点娘,但是……”
“你乐爷还是你乐爷。”叶修和苏沐秋异口同声的说。
“你们都滚!”张佳乐泪流满面。
15.
“哦对了忘件事。”郑堃老师刚走出班级又转了回来。
“你们的语文老师让你们写一篇作文。题目自拟。好了可以散了。”郑堃老师又走了出去。
“这个老师好随便啊。”叶修吐槽着,抱着军训服慢吞吞的蹭在苏沐秋身边。
“话说到底写什么作文啊?”苏沐秋比叶修高一点,此刻稍稍低头看向叶修。
“题目自拟。”叶修打了个哈欠,走回他们随便的123宿舍。 苏沐秋泪流满面。
孙哲平泪流满面。
哼,作文。
16.
“你别拉我,不行!我不要!不可以!”张佳乐抓着他的床头栏杆大声喊,孙哲平正企图将张佳乐拽出宿舍,拽到商场。
“额,沐秋我们先走吧。”叶修打开房门之后果断关上了门干笑两声拉着苏沐秋学郑堃老师一样转身就走。
“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孙哲平你个禽兽!”张佳乐在里面人神共愤的嚎着。
“呵呵,小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没关系。”叶修安慰他。 “就是,适当的争吵就是感情间的润滑剂,没关系。”苏沐秋安慰他,并且漂亮的锁上了宿舍门。
17.
“我日你妈苏沐秋!”张佳乐依然人神共愤的嚎着,此刻已经远在宿舍楼门口的苏沐秋打了个寒颤。
“可怕。”叶修摸着自己的心脏说。
“肯定是张佳乐那混账。”苏沐秋揉揉鼻子说。
“我用手指头想都知道。”苏沐秋接着说。
“那你的手指头真流弊。”叶修鄙视的说。
18.
“我们好像忘了点什么。”吃过饭买过东西的伞修二人才意识到。
“emmm……张佳乐孙哲平!卧槽!”苏沐秋沉思了一会,喊了出来。
“卧槽!”叶修赶紧跑回宿舍门。 打开门看到了里面惨无人寰的景象。
张佳乐躺在床上一脸深仇大恨。
孙哲平躺在床上一脸深仇大恨。
“苏沐秋我日你妹夫。”张佳乐幽怨的说。
“我还没有妹夫。”苏沐秋喜闻乐见。
19.
让我们把时间倒退3个小时。
张佳乐努力的尝试开门,孙哲平在旁边努力的尝试整死张佳乐。 最后两个人都放弃了,一脸苦大仇深的躺在了床上。
“呵呵。”张佳乐。
“呵呵。”孙哲平。
“我饿了。”张佳乐泪流满面。
20.
在张佳乐孙哲平吃完饭后,四个人在寝室大眼对大眼对大眼对大眼的看了起来。
“鉴于我和大孙的一致同意,所以说这顿饭钱应该由苏沐秋和叶修报销。”张佳乐严肃的说。
“跟我没关系,又不是我锁的门。让沐秋报吧。”叶修搂着苏沐秋的脖子说。
“队友爱呢!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吗!”苏沐秋义愤填膺。 “你们两个就这么互损下去,友谊的巨轮也得翻。”孙哲平吐槽说。
“好,那苏沐秋请听题。爱我和吃屎你选择哪一个?”叶修问。
“我选择吃屎。”苏沐秋果断的回答。
“苏沐秋再见。你即将失去你最好的兄弟。”叶修松开了搂着苏沐秋的脖子,趴在了床上。
“这室友我可以选择退货吗?”张佳乐问。
“不对!所以你们两个到底谁付我钱?”张佳乐终于想起了一个重要的事。
苏沐秋坐在地上,苦大仇深。
孙哲平坐在地上,深仇大恨。
叶修趴在床上,不知道啥样。
张佳乐泪流满面。
哼,室友。不存在的。
----
爱我和吃屎那个是同学教的,他问了六个人,三个说爱他,三个说吃屎
诶嘿嘿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蓬断草枯 艾特老姐以示心诚。
本文周更

一个人

“一个人的繁花血景,还称得上是繁花血景吗?”
第五赛季对轮回的决赛上,张佳乐突然想到了这样一个问题,以至于手上动作慢了一拍,被对手一枪穿云捕捉到了漏洞。
“疯一把。”孙哲平在台下自顾自的说。
“疯一把。”张佳乐像感应到一样,手速开始加快。
仿佛繁花血景还能重现一样。
最后,百花输了,轮回险胜。
“如果孙哲平在的话,百花还会这么狼狈吗?”
退场后,张佳乐又想。
“如果,就是不可能。”
张佳乐自己安慰着自己。
我一个人,同样能挑起百花。
我一个人,就一个人打出两个人繁花血景。
一个人,也能演绎两个人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