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司楠没错哒

感谢各位点进我主页的朋友!
这里司楠,也可以叫酱子!
企鹅号3035653838欢迎骚扰
希望各位喜欢我的文呀!
主要混第五主播圈/小英雄/全职/刺客伍六七/裂魂/快新
谢谢各位的喜欢呀!

如果是抄袭的话我不能忍哇
抄袭鹅鹅老师更不能忍好吗!!!

御落山西:

⭐疑似抄袭,占tag致歉

p2是 @我是隻傻鶴 的作品,位于近期发布(链接将放在第一条评论),而p1  @刺穿。 老师的作品,位于八月发布(链接将放在第二条评论),这两位老师画的伪白是不是有点太像了,恕我直言,尽管画伪白的这个梗很多,但是这两张真的说撞梗是不是太像了?这是偶然发现的,我不吃伪白,甚至踩雷,所以我不论cp就论事,我希望这个事被更多人看到,如果对方能拿出证据来不是抄袭,那我就公开道歉赔不是,是我太莽撞了,如果拿不出合理的证据来反驳我,那么就请这位鶴老师给刺穿老师道歉。我这个人死咬本事不放好吧。

⭐不要打扰刺穿老师,什么事都不要跟他私信,他高考非常忙很容易被影响所以做个人,别打扰一个高考的人。什么事和我来。

我发烧了,不想去上补课班
这也太棒了
发烧的滋味你尝过没【肯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发过烧的寒假是没有灵魂的寒假,耶比耶比耶!
我想去打点滴,虽然这个药不咋难吃
个人觉得金银花颗粒还是比较好使滴
还有万恶之源双黄连
溜了溜了,今日份的白嫖司楠也在LOFTER上快乐冒泡了呢!
没人抓得到我!
【放飞自我类型】

【蓝A】逃脱

我才发现童话pa真的好好好可爱啊!
我爱童话!
好的这里是今日份司楠给大家的快递
请签收!
开始啪!

0.
当黎明前的最后一丝黑暗散尽,新的光明会如约而至。
当黄昏前的最后一抹残阳隐蔽,旧的黑暗仍蠢蠢欲动。
1.
这个森林旁的小村庄里,每一位孩子都是上天赐给人间的天使。
但是有的平庸一生,有的却大放异彩。
没有出身,不问过往,是十年前这里的美好与纯粹。
“可惜了呀--这是批最好的祭品。”
一位女子微微叹息着,看了看手中折扇上美丽的梅花。
“另两个没被抓到,真是太可惜了。”
“那么接下来,就只靠你们两个孤军奋战了,祝你们好运。”
2.
传说每一年的11月15日都要给森林中潜伏着的巨龙献上祭品,来保障他明年一整年不兴风作浪,翻云覆雨。
祭品很俗套,是最简单的童男童女。
当然--和以前还不一样,十年前这里是要童男童女,现在却是要15、6岁的少年们。
那人振振有词--那巨龙在这里太多年,早就不稀罕那些童男童女了,所以我们要换一批祭品。
村民们点头道是,交换眼神挑出了一位蓝发少年与另一位栗发的女孩。
“蓝哥哥,你一定要杀死巨龙!”
一个刚刚上学不久的小孩口齿伶俐。
“为什么呢?”
蓝胖子笑了,摸摸孩子的头。
“因为……这样我就不用被选去当祭品然后死掉了。”
那孩子脸红地低头玩手指。
蓝胖子哑然失笑。
“会努力的,谢谢你的祝福。”
他转身离开。
“因为我的姐姐在五年前被送去巨龙那里了,我希望可以少一些人重复她的惨剧。”
小孩纠结了很久,向着蓝胖子的背影大声喊去。
不知他听没听到。
小孩想,摇摇头走回森林,眼角下方一颗黑五芒星若隐若现。
“蓝胖子和……小淋。”
他看着手里那颗粉嫩嫩的糖果,是谁送给他的呢。
“奇怪的名字。”
小孩现出了原形,那颗本来占据他手心大小的糖果一下子缩小到微不足道。
那包装纸上有一行字,他头皮微微发麻。
“不要企图撒谎哦,小朋友~”
结尾有一个波浪号,他心生厌恶。
一定是另一位了。
他想,把糖纸随手扔到树下。
然后又捡了回来--
会有人对他感兴趣的。
他心情愉快的笑了笑,舔了舔虎牙。
3.
“爱丽,今天有什么有用的情报吗?”
一个紫发男人靠着树,漫不经心地问刚刚回来的小孩。
“给我一点空间好不好,欲为。”
小孩叫做爱丽,冷漠又自闭。
可想而知对蓝胖子喊出一大段话的他是多么的难受。
“爱丽,说出来对你也没坏处,只有好处无穷尽。”
那个黑头发的男人插了句话,眼睛里似乎永远含着笑意。
“外面那些,又派人来了。”
他眉头一动,露出不常见的严肃神情。
“这次的好像没以前那些那么菜。”
虽然又一次恢复了他一贯的散漫。
“有没有兴趣介绍一下?”
黄头发的男人双手环住黑发男人的肩膀,站的歪歪扭扭不成样子。
“没有。”
Alex干脆利落地拒绝了,即使上一次也是这样。
“蓝胖子和……小淋?”
虚伪--也就是黑发男子--看了一眼Alex的眼睛,一点一点地翻译出来。
“你的读心又厉害不少。”
微笑赞叹着,一边在脑袋里搜索这两个人的信息。
“过奖了。”虚伪说,“是爱丽主动告诉我的。”
Alex看了一眼角落里的欲为,他脸上没什么表情。
“小淋?”欲为突然开口,“我看八成是小沐木吧。”
脸上是少有的嘲笑满溢。
“他这次有可能是作为一个女人混进来的。”微笑想了半天,“大名鼎鼎的魔术师小沐木,谁不认识。”
“他除了那些骗人的鬼把戏,也就只会扮女人了。”
欲为冷哼一声。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想的。”
微笑翻了个白眼。
“现在是现在,以前是以前。”
欲为眼神落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4.
他的魔术是魔法一般神奇。
--欲为。
5.
虚伪才想起来一个重要的问题。
“往常都是四个人一起来,为什么这次只有两个人。”
他想了很久,摇摇头不得而知,便继续投身于伟大的搜捕运动。
“就这样找,能找到才怪呢。”
虚伪叹息一声,心中暗想。
“反正我是找不到。”
最后还是骂了骂自己的糟糕运气。
6.
Alex找到一个正在森林的一角暗中潜伏的人。
“谁允许你来闹事?”他凶巴巴地问说。
“你就是那个小孩吧,巨龙先生。”那人非但不怕,还悠哉地换了一个姿势继续在树上趴着。
“你姐姐什么的,果然都是编出来的对不对?”
Alex很少感受到被戳穿谎言那一刻的恐慌。
“并不全是,我的姐姐的确被抓到了森林。”
他说,放下了巨大的爪子,毫无防备地变成人形。
“你干嘛变成人?你应该懂得龙族更难被杀死。”
蓝胖子忽然有一种心脏怦怦跳的感觉。
“我们……能交个朋友吗?”
7.
小淋是在森林的中心区域被抓住的,是一个美人姐姐。
“你好啊姐姐。”
他笑嘻嘻地说,跟那位白袍美人寸步不离。
“你是要带我去哪啊?”
“按照正常的流程,你早就该杀了我,不对吗。”
那女子感受到一些诡异,回头看了一眼。
身后空无一人。
“本来就应该敲昏了直接绑回去啊,皮皮,你心太软了。”
欲为在迷雾中出现,手里提着一个小女孩。
“你看吧,他除了会变一些鬼把戏之外,一无是处。”
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敲了敲女孩的头。
白袍女子无奈地用扇子把自己的脸全部挡住,凭着记忆一步步走回那个栖息地。
8.
“大获全胜。”
微笑拍了拍欲为的肩膀。
“嗯,谢了。”
欲为把那个小姑娘放在地上,想了想又抱了起来。
“你在干嘛?”
微笑揶揄着说。
“让他别死咯。”
欲为烦躁地回了一句。
“我看你可是满满的爱啊。”
微笑说完就瞬移走了,丝毫不给欲为反应的时间。
“爱?”
“我可没有。”
9.
Alex是拽着蓝胖子一路走回来的,导致山洞里其他人都是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狼狈的他和神清气爽的蓝胖子。
“诶,m……小淋也被抓来了?”
他站在门口,一眼就扫到了昏迷着还被抱在怀里的小沐木。
“你不用装,每个人都认识他。”
“魔术师,小沐木,以分身戏法而出名,几年前疑似死亡。”
皮皮限看着门口的蓝胖子,又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所有人,决定好心纠正他一下。
“好吧。”
蓝胖子耸耸肩,“反正都差不多。”
“你来做什么的?”
虚伪出从门口进来,看着好不容易热闹许多的山洞说。
“我来杀了巨龙。”
10.
蓝胖子就那样回头一枪打向Alex,然后隐没在夜晚的黑暗中。
Alex一直站在那里,失语一般张着嘴,嘴型一直在动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这只是一个幻觉,爱丽先生。”
“这里空无一人,除了我和你。”
“我是第一个逃出你的森林中的人。”
蓝胖子又一次出现--哦或者说他的声音又一次出现--带着一抹如初见般灿烂明媚的笑容。
“你不是。”
Alex随意的一扬手,蓝胖子倒在了地面上,表情里是止不住的痛苦与讶异。
“没人能逃出我的森林。”
蓝胖子被Alex踩在脚底。
“包括你。”
听,是脑浆迸发的声音。
11.
欲为放了沐木,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沐木还是刚进森林时的一袭白衣,只是笑容有些僵硬,笑的有些勉强。
“那根本不是小沐木,你们想多了。”
皮皮限把脸藏在扇子之后,“那是欲为精心设计了十年的人偶,采用了小沐木的皮囊。”
“那真正的小沐木呢?”
虚伪问,脸上满是习以为常。
“在欲为的手里,死没死我就不得而知了。”
皮皮限折起扇子,锃亮的刀尖彻底发出光芒,那些血梅不只在扇子上开的烂漫。
匕首上也有几朵看惯了死亡,愉悦地开放。
12.
“我愿意留在有你的森林。”
13.
“我从来不会低价贩卖我的表演。”
14.
森林一如既往,安详又和谐。
15.
逃脱。
END.
快夸我!我是日更司楠!
梦想是在这个寒假成为达人【为了小小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咳咳】
有没有长评啊!!我想看长评!
我们就,下篇再见!
拜拜!
请给快递员司楠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呀,谢谢!

论第五中学的死gay老师 【论坛体】

论坛体是真的有意思好吗!
对,就是这个魔鬼沙雕,司楠来给你们送快递了!
请收好!
开始啦!

大家都听到自己老师开的班会了吗?
【楼主】
我是xw老师班的,x老师还没说完我们已经开始沉默了,1551我想知道所有班级都是这个气氛吗?可能有点片面但请勿喷
【2L】
沙发~原来别的班气氛这么沉重吗?
【3L】
楼上一定是狗a老师班的!a是真滴狗!讲到一半忘词了回首一掏开始讲物理【苦大仇深 jpg.】
【4L】
哈哈哈a是真的狗的一批我听gay蜜说了
【5L】
我是wx班的,虽然这么说很不尊敬w老师但是我还是要说!w老师你是拿了女主剧本吗?暗恋了1234年最后修成正果您是不是中毒了???还是说您最近又看了什么言情玛丽苏小说?
【6L】
谁侮辱我们玛丽苏!我冰晶蝶灵· Q·紫梦雪雅殇雪第一个不服!
【7L】
hhhh楼上那位陈独秀快坐下
【8L】
我以为我们wx哥的爱情故事一定很牛ac,但是我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9L】
隔着屏幕感受到了8L的沉默hhhh心疼你一秒钟
【10L】
我是mm老师班哒!m老师真的无敌可爱了!
【11L】
我们yw老大的经历。呵,想都不用想您那位“喜欢的人”是mm啊。【呵,男人 jpg.】
【12L】
天天吃狗粮的yw老大班举手!
【13L】

【14L】

【15L】

【16L】
手~老大我们今天去砍谁!
【17L】
老大:真是给你们皮的,都给我坐下!
【18L】
哈哈哈哈哈哈17L是魔鬼吗
【19L】
我xw班不服,wx班和xw班的来高呼!
【20L】
w酱!
【21L】
w酱!
【22L】
w酱!
【24L】
w酱!
【25L】
一群秀儿,虽然我也好想大喊一声w酱!
【26L】
w酱也太可爱了吧1551小脸白白净净的还有点婴儿肥呜呜呜哭辽
【27L】
虽然你们一帮人都在这里疯狂吹自家班主任但是我们狗a班的并没有什么想放彩虹屁的欲望。
【28L】
但是我们不能输了排面!
【29L】
狗al!(真惨)
【30L】
狗al!(菜了)
【31L】
狗al!(狗头保命)
【32L】
a哥真的是你们班主任吗?为什么毫无班主任的尊严?来自一位曾经被a哥带过物理的高三学姐。
【33L】
a哥???
【34L】
a哥?你是对我们菜狗子a有什么误解?
【35L】
接下来由我来给大家讲解一下狗a的光辉历史:
“嗯这题怎么跟答案不一样?”
“啊我又算错了。”
“诶,真菜。”
语气词也太可爱了啪!
【36L】
非常稳定,非常平均。基本有计算大题的每一节课都会出现一次。他本人说是为了给我们一点解题体验,当然我们并不相信。
【37L】
我刚遇到a哥的时候他还是个15岁的boy,当时的他emmmm
我不想再一次吐槽他摆楞手指来算6+9的人间惨剧了。仍然是你们的那位高三学姐。
【38L】
15岁???那他现在岂不是还没有成年?
【39L】
38L是不是刚刚接上网?醒醒,北京奥运会已经申办成功了!
【40L】
我来澄清一下,狗a已经成!年!了!
【41L】
我记得他生日那天是个周四,当时最后一节晚自习下课之后年组的所有老师来给庆生了,yw老大还唱了首生日歌
【42L】
我录下来了!
【43L】
你们晚自习不收手机的?
【44L】
收啊,但我交了一个手机壳上去。【我真鸡贼 小沐木专属 jpg.】
【45L】
等一下,怎么m老师真名被爆出来了!
【46L】
那我们果然还是打真名好了,字母太不顺手了【天杀九键 jpg.】
【47L】
等一下,怎么我们的话题跑偏了!??
【48L】
我还记得蓝胖的班会,虽然一点也不引人注目导致本文作者没有记录【咳咳划掉】,真的很暖心了!
【49L】
蓝胖子:我觉得,你们还是大一点再谈恋爱比较好。
蓝胖子:我年轻时没有信奉这句话,吃了苦果。
蓝胖子:但现在,我终于有了一颗只属于我的星星。
【50L】
这是什么神仙拐弯螺旋蛇皮告白?哭辽
【51L】
蓝A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吹爆!
【52L】
51L冷静一点,A蓝也很好吃!
【53L】
不,爱丽一定是下面那个!
你看上次!
【办公室蓝A亲亲爱丽娇羞笑 图包】
【54L】
还有上次
【食堂蓝胖亲爱丽嘴角 图包】
【55L】
你们是……显微镜女孩吗?
【56L】
等会,那个办公室图包……他们两个就当着你的面去……亲亲?
【57L】
此人一定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58L】
莫非……
【59L】
是为数不多的……
【60L】
腐男之一……
【61L】
沐木老师!?
【62L】
难道沐木老师看到我们在这里全程放彩虹屁?
【63L】
不老师您相信我们我们还是您的乖孩子
【64L】
沐木崽1551
【65L】
我是53,54L层主。我不是沐木老师,我只是一个快乐的显微镜男孩
【66L】
我现在在老大班,我看老大抄起了手机……他可能要刷论坛
【67L】
前段时间我亲眼看到老大是刷论坛的
【68L】
我觉得你们要完
【69L】
不……不要妖言惑众!
【70L】
快管理员快来封一下这个楼!
----此楼以封----
沐木看着手机长舒一口气。
“我这么鸡贼,不会有人猜到我的!我是演帝沐!”
他快乐的想,顺便手指又划到“欲沐”这个极火的板块里。
“文呢?”
沐木一脸懵逼地看着一个字都没有的板块。

今天就到这里结束啦!沐木真的是个傻崽崽他说老大不就更没人敢刷了吗hhh
沐木毕竟是第五中学公认的腐男啊【当然只是学生们】
OK,那么司楠今天的混更也完全odk啦!
我们下次再见!

【第五人格屠皇群像】长明(1)

终于开始连载了吗!
其过程之艰难宛若怀孕
有那么一点短但是不要介意!
开始吧

1.【试验品X】
所以说,今天的这里也不太平。
“谁让你带别人来的?”
微笑眯了眯眼睛,看着另一个人怀里抱着的黑发男子。
“我才是那个别人。”
那人把他放下,转身要走。
“王德发!”
微笑喊了一声,可以清晰的看见那个名为王德发的男人脚步顿了顿。
“照顾好他。”
“他是虚伪。”
“某种意义上的我。”
王德发这次没有再回头。
“你和他长得真像。”微笑仔细看了看那人的脸。
“话说他刚才说啥来着?”
“虚伪。我叫虚伪。”那人眼睛突然睁开。
“嗯,醒了,很好。”微笑打个哈欠,站起来伸个懒腰。
“以后你就是这的一员了。”
“这里不问过往,不看出身。”
“是一方真正纯净的‘乐土’。”
“祝你愉快,虚伪先生。”
虚伪愣了一下。
“抱歉,但请你,别这么叫我。”
微笑回头,舔了舔虎牙。
“啊呀,触到逆鳞了吗。”
“没关系,我记得我说过了。”
“这里不问过往,不看出身呀。”
“伪酱。”
虚伪的愤怒埋于心间,并没有溢于言表。
男人有着极好的素养,显而易见。
“你可还真是有礼貌,换我的话,早就跟别人打起来了吧。”
微笑真正意义上的笑了笑。
“要是我,我要用电锯划开他的肚子,把他砍成两半。”
“诶呀,但是这么快的话,就不好玩了。”
他的表情逐渐恶劣。
“果然还是先打晕,然后挂在处刑架上,一点一点地看着他的表情变得惊恐比较好啊。”
“死了之后,再骂回去就好了啊。”
“他就再也不会用那张肮脏的嘴来冒出一些令人反胃的字眼了。”
“要是足够手巧的话,还可以在他快死之前把他的嘴用针线一点点缝上。”
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只可惜我手太笨呐,缝不出自己想要的形状。”
“哦对了,忘了说。”
“在这里,杀人可是最好玩的游戏了。”
“有时间我带你去尝试一下吧。”
说完,微笑头也不回地走了。
“王德发,他把我带来了一个什么鬼地方啊。”
【老子想回家(不是正文,司楠皮一下)】
虚伪气鼓鼓地想。
“王德发。”
“王德发?”
他看到一个紫色头发的男人走了进来,半分怜爱之情都没有的把自己最趁手的武器甩在一边。
“你回来了?”
他听见那男人这样说。
“虚伪,认识一下。”
他说,站起来点头示意。
“客气了。”
“欲为。为所欲为的欲为。”
欲为回以一个冷淡的转身,和刚才的他判若两人。
“你们这里……都知道王德发吗?”
虚伪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出口问说。
“是的,你们一模一样。”
欲为点点头,一副饶有兴趣的表情回答到。
“你对他也有兴趣?”
他特意加重了“也”这一字。
“大概?”
说实话,到现在为止,虚伪也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态度到底如何。
到底应该如何。
“你知道他的过往吗?”
他问。
“王德发,曾经的最强者。”
“于一年前疑似死亡,下落不明。”
“特殊的黑发黑眼。要知道,在这个国度,黑发黑眼可是罕见的很。”
“你与他一模一样。”
欲为回答得模棱两可。
“谢谢。”
虚伪没再细问。
这个组织,真是变态又血腥。
“当然,只是曾经。”
“我看爱丽已经超过他了。”
一个声音从角落里传来,虚伪心头一紧。
“爱丽”,大名鼎鼎的Alex。
不知多少人成为了他的手下亡魂。
竟然也在这个组织吗。
“艾丽可是将近一年了。”
“欲为,我看你要输了。”
那人还在说,手中的枪被他玩的上下飞舞。
“有空在这里闲着,还不如去考虑一下怎么才能不空枪吧,蓝胖子。”
“沐木也要超过你了,注意着点。”
欲为打个哈欠,一脸心不在焉。
“切,这世界上当然你的小娇妻最好咯。”
蓝胖子不服气的撇撇嘴,换了个姿势躺下。
“胖子你怎么又影响市容,快回你屋去。”
沐木笑嘻嘻地看着眼前的闹剧,两条腿一晃又一晃。
“除非艾丽出来,否则我今天就不回去。”
“笑话,现在就回去,那我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干什么的。”
蓝胖子翻个白眼。
“滚。”
蓝胖子一转头就看到他心心念念的爱丽冷着脸出现在他眼前。
“艾丽,来做一笔交易吧。”
“我给你一毛钱,下次任务你放我走。”
“怎么样?”
他厚脸皮地说了一句。
“。”
Alex想了想,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
“行。”

【第五人格主播圈】【预告】 长明

我流杀手paro

新坑,寒假应该(?)会更完吧

我十几岁我好累

开始吧

************

【黑夜将至】

“你是谁?”

“......”

“进来说。”

“照顾好他。”

【长明将息】

“所以从始至终只有我被骗了。”

“没人想骗你,一开始你就不应该趟这趟浑水。”

“你的意思是————”

“我多管闲事,自作聪明,”

“最后自作自受。”

【星萤黯淡】

“结束了?”

“结束了。”

“你可以去死了。”

【死亡】

“这要被毁了。”

“是你一手所致。”

“满意了?”

【生存】

“救救我。”

“我还不想死。”

“救救我。”

【救赎】

他一辈子也走不出自己的梦魇。

没有方法,无可救赎。

【离别】

“所以,再见了。”


轰——————

********

刚才有点事没打完,司楠的文怎么能少掉了文后换脑!

给大家讲一下总体趋势哈

我们的主cp基本就是tag里的这几对了,然后大家可以猜一猜预告中的三个主体板块都是哪对!

算了我还是说出来吧

第一块是笑伪,至于最后一句呢,那句是德发的台词!【是的我还流德伪】

第二块是欲沐,文里大概会狠虐沐木

第三块是蓝A,蓝A是结局最好的了【当然也不可能在一起的!】,最后一小块爱丽独白

第四小块是限福,这个好冷啊,先预定一下皮皮摧毁一切【后期可能会改,毕竟我不列大纲】

第五小块是头鱼独白啦,头鱼莫得cp***高亮预警

头鱼会起到一个非常大的作用

现在是好是坏尚未知

最后呢,介绍一下这里的世界观

这里的所有人都有一种能力,这种能力每人各不相同,也有的拥有两种能力,也可以后天强行植入第二种能力,当然第二种方法风险性极大***【记住这里】

各位的能力emmm恕我直言我还没想好,会想好的!!!

大概第一章最近会出来?不一定

文风不定,大概中间会有许多沙雕文风【我有毒白嘞我】

溜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桃司】喜欢

突然想产我和胡桃
胡桃桃我对不起你1551
☆开始吧☆
1.
司楠喜欢胡桃,喜欢很久了。
从看到胡桃的第一眼,不,是看到她的文章第一眼时就爱上了。
于是她就去表白,但是在网上的话,似乎没几个人会当真以为,那些露骨的话语是真心。
司楠不一样,或者说,司楠自认为和他们都不一样。
她以为,在胡桃眼里,她会是特别的存在。
2.
她去用一切荒诞的方式来让那个人明白,她是真的喜欢她。
比如去麻烦表白墙帮忙表白,最后却又畏畏缩缩地标上匿名。
比如每次在群里看到她时,满心雀跃地想要与她说话最后打了又删换成了“开屏谜”。
比如在看到她为自己的班长特意制作的生日礼物时,会不自觉地难过。
她还是明白,自己并不是离她最近的那一个。
3.
“我要淡圈了,谢谢与各位太太的相遇。我会记得你们的!”胡桃如是说着。
她心里,也有那么一点点不舍得吧?
司楠胡乱地想。
会不会不舍得我呢?
所以便去找她私聊,得到了她的安慰。
“我们还是朋友啊!”
她回复的很快。
司楠没心情再回复下去了。
“只是,朋友而已。”
“只是关系稍微好那么一点点的网友,甚至没见过面。”
“我何必呢。”
司楠想。
“胡桃要好好照顾自己!”
司楠发了过去。
她回复了一个爱心,说司楠也要照顾好自己。
“好的。”
司楠说。
“在你这句话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好好照顾照顾自己吧。”
4.
司楠越来越厌恶睡觉。
她讨厌那种死亡一样的空白世界。
“我要是做梦就好了,噩梦也可以啊。”
她开始玩命熬夜。
直到有一天也看到了胡桃深夜发的动态。
司楠说,要好好照顾自己,胡桃要少一点修仙了。
她回说你也是,我把这篇稿子肝完就睡觉。
司楠笑了笑,说那我陪你一起码文吧。
她惊喜地回复说呜哇,谢谢楠楠。
楠,楠。
这名字真好听。
司楠想。
5.
司楠真的很容易满足。
她的快乐向来简单。
仅仅是网友回复她一句,关注她,她也会高兴上一整天。
这次也是。
第二天,她和同学骄傲地炫耀:
“我被我喜欢的太太叫了楠楠!天啊我死而无憾了!”
她笑得非常非常开心。
后来有同学评价她说,她是一个很简单,却又看不透本象的人。
她会因为喜欢的文手或画手随随便便一个宝贝开心一天。
会因为偶然间想到很久很久以前一件悲哀的事而哭上那么一会儿。
那次之后,她感觉,她跟胡桃的关系近了好多。
6.
她偶然间刷动态,看到了她一星期前发的一条动态,当时她的笑容几乎是瞬间就僵硬在了脸上。
“给喜欢的人的画,先屏蔽一下他,给他一个惊喜!”
原句怎样说记不清了,只记得大概意思是这样。
这之后,司楠突然就发现了。
自己和胡桃,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7.
“胡桃,我喜欢你。”
8.
“我希望你不知道。”
END.
☆结束☆
ruaaaaaa!极限速摸!
就突然想产了!
【胡桃看见请不要打死我顺便请不要大意的接受我的赞美!】
所以我到底艾特还是不艾特胡桃???
总感觉胡桃看了应该会很尴尬。。。
算了,豁出我的老脸
告辞

赞美萨摩太太!!真的快乐!

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这位太太呀!!!这位太太画画超棒的!!!

御落山西:

p1-4是15rmb一张
p5-8的Q版是8rmb一张
价格会有上下波动,按人设难度和复杂程度来定
求求你们找我约稿吧
我最近吃土吃😭辽
熟人接受砍价,可以砍死山嘻嘻
求求你们看看我辽😭

【all伪】那些年英语老师留过的作业

写作业用家长手机的极限沙雕,质量低下注意

勿升三次元注意,欢乐沙雕注意,ooc注意

司楠今天也在混更

cp笑伪注意,不喜勿看,不看再见。

司楠£转载随意,要先告诉我一声啊!(没人会转载你的沙雕玩意的)

关于英语老师抽风一般的作业数量的小吐槽

开始吧大兄弟们

01.

今天的102寝室不太平。

“王德发这谁留的沙雕作业啊还让抄笔记!”虚伪抱着被子坐在自己书桌前面。

“除了英语老师还有谁?”小天吐槽一句。

“还有微笑那个叛国贼。”贤儿抓狂的左手拿笔记右手抓圆珠笔一边听听力还要想想明天的考试题。

“又不是我留的,我日你哥贤儿。伪酱你写不写得完啊,我帮你写啊。”微笑嘚瑟地掏出手机打D5RG。

“写不完。”虚伪生无可恋地放下笔记,‘’我决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成佛也是那弥勒佛。”贤儿快乐补刀。

“为什么?”小天忙里回头问了一句。

“Because he is fat.”贤儿秀了一把英语。

“贤儿你沙雕吧,英语里不能用fat的要用heavy。”虚伪不仅没发现不对还认真纠正了一下词义问题。

“没关系伪酱就算你胖我也爱你来啾咪一个。”

确认过嘴唇,是爱啾咪的小天啾咪怪。

“滚伪酱我的。”贤儿掀桌而起。

“一帮沙雕,英语作业写完了吗。”微笑在自己的床上悠哉悠哉地问了一句,带着一种溢于言表的嘚瑟。

生命不息,嘚瑟不止。来自某度。

“沙雕吧,英语作业都没写完还跟我抢伪酱,放屁。”微笑跳下床,凑到虚伪旁边。

“伪哥,你要帮忙吗?”

此刻的微笑在虚伪眼里看来就是天使。

虚伪感激地看了微笑一眼,把自己的笔记本作业本英语书考试本一堆balabala都塞进了微笑手上。

“好人一生平安。”虚伪眼睛里有激动的泪花。

“我日你哥微笑你怎么不来帮我写!看见美人就忘了兄弟吗!”贤儿嚎着。

“伪酱你怎么能让微笑给你写作业啊伪酱!我也能帮你写的!”小天很不服气的跟着嚷嚷。

“我也能!”贤儿甚至放下了手里的笔。

“谢谢!谢谢!好人一生平安!”虚伪差点哭出来。

“看到没,这就是兄弟!”虚伪快乐的坐在床上打D5RG,其他三个人一个负责英语作业,一个负责语文作业,一个负责数学作业。

为了伪酱!只要为了伪酱!赴汤蹈火也心甘!

他们的眼睛里留下的快乐的泪水。

真好,这就是兄弟。

此刻还在写作业的司楠:我也想要一个能给我写作业的兄弟,流下了沙雕的泪水。

最后也不扣题但是没关系!

自己写着乐呵乐呵

写文图个乐呵吗不就